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涓涓流水博客

快乐不能靠外来的物质和虚荣,而要靠自己内心的高尚和正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开朗,就是说话不懂拐弯, 聪明,不过只是在学习上, 努力,不巧命运遇上文革, 想通,因为时间已经不多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好想你啊,我的学弟孙一鸣!  

2009-08-20 09:52:27|  分类: 知青故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好想你啊,我的学弟孙一鸣! - 涓涓流水 - 涓涓流水博客一封不知能否收到的信
 
 
 
好想你啊,我的学弟孙一鸣! - 涓涓流水 - 涓涓流水博客
 
(后排右二是学弟你,前排右一是我,你还记得吗?)

好想你啊,我的学弟孙一鸣! - 涓涓流水 - 涓涓流水博客

 

        一鸣学弟:

     昨天, 8月19日是我们师大附中25人随同徐汇区其他各校80多位66届初、高中毕业生奔赴黑龙江52团41周年纪念日子,我们10多人聚会在一起谈论着过去和现在,谈到出发时我校20多人的集体照片中的每一个人,谈到了你,许久没有你的音讯,你在美国好吗?真的好想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记得41年前临上火车时,学校毕业生分配组孙荣强老师特别叮嘱我要照顾好你。他说:“孙一鸣是你们中最小的,他好不容易争取到黑龙江兵团去,因为他父亲曾参加过国民党宪兵队的培训,还没等加入中国就解放了;母亲又是台湾人,所以属于‘敌特嫌疑家庭’,今后如遇上事你要好好关心他。”带着老师的重托,我认识了你:一个才16、17岁的小弟弟,不高的个头、浓浓的双眉下有对憨厚、笑眯眯、充满活力和憧憬的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为了能更好地照顾比我小的学弟,在到黑龙江兵团团部一周学习班后,我选择了和你们一起下到离团部较远的三连——到最艰苦的地方去么。

好想你啊,我的学弟孙一鸣! - 涓涓流水 - 涓涓流水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其实在我们一起劳动、生活中,你和你们那些比我小的学弟、学妹们根本不需要我照顾,你们早已在学校的住宿生活中学会了独立,你们都是有思想、有能力、积极向上的好学弟、学妹,我和你们一起劳动、生活很开心,我几乎不象一个比你们大三、四岁的大姐姐,怪不得有人会给我起了个外号,证明了你们的成熟,能量无比哦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可是在那个极左的年代,无论你如何积极劳动、无论你如何用实际行动忠于党、忠于毛主席……风雨还是无法阻挡地向你迎面扑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我们 到连队后,接着又来了天津、哈尔滨的下乡学生。当时连队其实正处于从农场转为兵团阶段,等到团里来了现役军人的团长和兰干事,组建兵团工作才快马加鞭地进行起来了。 从连队到团部选拔干部:什么连长、副连长、排长、班长,要顾及当地老农场职工、各地知青、老中青、男女等因素,上下来回几次酝酿名单。你还记得我还被大家几次推为副连长吗?最后终于定下名单,我被定为副连长,在没宣布前3天,我就以预备役副连长开始干‘连长的活’了?

          在将要宣布组建结果的前一天晚上,我突然发现在整个要宣读兵团战士的名单中没有你的名字,为什么?我们接到赴黑龙江兵团通知书,进会场开会时,那来接我们的人第一句话就是:“同学们,从今天起你们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员啦!”(震耳欲聋般的掌声……),为什么现在还要重审查呢?不然为什么要同意你来呢?

         后来,我终于明白‘那敌特嫌疑家庭’的包袱已沉甸甸向你压来,这可怎么办?面对现实,面对极左的思潮(加上当时我也同样受极左的思潮迷惑不浅也),我束手无策。在连部忙了一夜(我不是预备副连长吗?),你的事我真不知如何是好,怎么安抚你将受伤的心……终于到了第二天大家去食堂听宣读的时间,还好你被安排在办公室写毛笔大字报,(你的毛笔不是特好吗?)为了你,我没去听宣读,我在你身边来回跺步,一边看着你写字,一边想办法告诉你,但不知如何开口?记得我什么也没说成。等大家开会回来后,我却听到一个关于我的消息:我被任命为二排一班正班长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 我一点准备也没有,并不是想当什么“长”,是为了一点点自尊,我家里没有成份问题啊?我也没犯错过呀?为什么?没人告诉我,41年后的今天我还是不知道!!

        后来我不知道你怎么挺过这个关口的。真的对不起,我没有保护好你,我连自己也没有保护好!

 

         好想你啊,我的学弟孙一鸣! - 涓涓流水 - 涓涓流水博客  

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那以后的日子,我们都没有好好谈心,我们怎么谈呢?我们只能心照不宣,默默地相互信任、相互关心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记得你被一个人和老乡派往很远的“大黑山”劳动,见你要远行,我把那件‘宝贝’——不新的男式军装送给了你(当时军装可珍贵了,嘻!);一有休假,我和金林娣、林遥琴坐车来“大黑山”冰一样的帐篷里看过你;我和金林娣、林遥琴知道你家里还有弟妹,父母又处困境,我们悄悄地以你的名义为你家寄去了20元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 在那个年代,我们只有这样来安抚你受伤的心了,虽然能力有限,情意无价耶!

         随着时间的流逝,你用你的才华展示了你的各方面的能力,渐渐地你走出了困境,当上了科研班长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我回上海后   ,知道你后来上了大学,‘四人帮’粉碎后,老妈还以台胞身份当上了上海市人民代表,现在你们都去了美国。上帝有眼,是金子总算有发光之处了!

好想你啊,我的学弟孙一鸣! - 涓涓流水 - 涓涓流水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你现在可好? 你那么优秀、聪明,你的才能在异国会得到充分发挥,你的事业一定能蒸蒸日上。

        你有个幸福的家了吧?你的老爸、老妈好吗?他们曾来过我淮海路的家,那慈祥、温柔的模样我还记忆犹新。弟妹都好吗?都在美国吗?他们也都来过我家,那时年小,可爱、活泼,现在一定也当爸、妈了吧?代我向你的全家问好,祝你们身体健康!

       最后,我想代已离世的学弟——马列兵向你道个歉,他很后悔曾在给你发往美国的信中还有‘左’的言词,他说可能就因此你再也没给他来信。希望你忘却极左思潮中的事和朋友们说错的话,那是迷惑、那是被愚昧了的行为,不是有意的,文革中难有正常事,原谅吧!

         真希望你能收到我的信,更希望你能回来看看老友!!!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寒冷的冬天早已过去,愿春色布满你的心!

  

好想你啊,我的学弟孙一鸣! - 涓涓流水 - 涓涓流水博客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36)| 评论(3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