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涓涓流水博客

快乐不能靠外来的物质和虚荣,而要靠自己内心的高尚和正直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开朗,就是说话不懂拐弯, 聪明,不过只是在学习上, 努力,不巧命运遇上文革, 想通,因为时间已经不多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患难之交恒久比天长  

2009-07-17 13:53:47|  分类: 人生感悟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最近以来,我们这代经历文革的“年轻”人,均已步入老年,同学聚会、老同事聚会、知青聚会等时能得到邀请。我感到,我周围朋友们最盼望的是知青聚会。那脑海里永远挥之不去的地方,却留下在艰苦岁月中各地知青结下的深情厚意,患难之交,怎么能忘记!

从小到大我也认识许多朋友,有同学、邻居、同事……,但对每一个圈子、每一个朋友亲密的程度并不一样。在各种程度不同的友谊中,我最最铭记在心的是——患难时得到的帮助和友情。

记得1969年末,到黑龙江已有一年多,我因没有得到批准就回上海探亲(远在贵州的哥哥回沪结婚,祖父又得病),来去匆匆几个星期,但返回连队时倍受冷落。

在当时那个极左的年代里,我除了要一次又一次写检查外,连队还撤消了我一切原有职务,安排我在二排一班当一般“战士”。这倒没什么,我本来也不是来此享福,当什么“官”的。但最叫人不知所措的是,连长和指导员好心地批评我“一步失足,千古恨啊!”;连里许多老乡的孩子不知谁教他们的“打油诗”,边唱边围着我们知青屋子转:“逃兵***,上海溜一圈……”;而所有以前和我较接近的朋友都去向不明了。我仿佛成了“什么分子”?他们不敢接近啊?那时的情境我记忆犹新,想忘也忘不了!

“左啊!左……”

那段时间我只好沉默,努力劳动(后来可能因太累得了肝炎)。休息时,一个人就看看当时“热门”书“欧阳海之歌”,不断暗暗鼓励自己“不要气馁,加油”!

可在生活中有些事却一人是很难做好的。就如,每天要提桶打水用于洗刷、洗衣等。那深深的井,女的基本要二人合摇那把手,方可摇起那十几米深的水桶;而满满的水桶,一个人又很难拎得到离水房很远的宿舍。这时一个比我小6、7岁,圆圆的脸上常带着微笑、不善言谈的女孩伸出了她友好的手,她默默地和我一起打水、扛水桶,一起劳动,一起谈天论地,在她眼里我没什么不是,在她的耳边似乎没有听到有关我的一切议论。她就是睡在我旁边的北京知青尹淑敏(他们是在我回上海之时到的连队,之前我们并不认识)。这么朴实无华的举动、这么平淡的情意,让我铭记一生!

还有我们连队的北京知青徐燕荣、哈尔滨知青李颖、宋淑珍、周立珍等,他们都是很普通的人,都不善言谈,至今可能也无什么“官”、无什么“职称”,平平常常,但他们都在我无人问津时给了我力量,带我“飞”出困境、飞向希望!

患难之交恒久比天长,我祝她们身体健康,等我有空一定到北京、哈尔滨来看你们!

 

患难之交恒久比天长 - 涓涓流水 - 涓涓流水博客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306)| 评论(2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